oops│學習 oops│人物

人物專訪|創業家岳啟儒從父親身上學到的瀟灑,讓她有勇氣創辦精品公關、時尚媒體、課程平台,專注細節的偏執狂,從第一場記者會就愛上公關這個職業。

創業家岳啟儒寫下「惡魔老闆」的職場感觸後,自此以惡魔老闆出道,總是展現剛強的她,寫了一篇描述「父親」的文章,柔軟到可以看到這麼剛強的背後,其實是因為她有一個讓她敬重與景仰的父親,這個父親是繼父,也是她一眼認定的父親。

父親:讓我們一家團圓

生父因病去世,家裏有陣時間仰賴母親幫傭,養活一家人,撐不下去的時候,還把年幼的妹妹送到育幼院,父親去世時,媽媽帶著她去把妹妹接回家,原本以為一家團圓了,卻因生父欠下的賭債,一家人得不停搬家,期間許多人給母親安排相親,有人只要母親,不要孩子,唯有眼前這個長輩,讓岳啟儒一眼就喜歡上他,她纏著叔叔,說故事給他聽。

這個叔叔後來娶了她的母親,成為繼父,那句父親幾乎是沒有遲疑也沒有任何猶豫的喊出,岳啟儒說,很自然的就認定他就是爸爸,妹妹更是如此,妹妹說她沒有育幼院的記憶,只有跟爸爸在一起的回憶,於是一家人就這麼生活了。

20年後想起爸爸:父親就是我的父親

父親過世快20年來,2020年疫情開始時,給岳啟儒帶來很大的衝擊,包括要怎麼樣才能把公司撐下來,要貸款、賣房,無論如何都把員工守住,她說,那一年千思萬緒,想了很多,把自己方方面面都想了一次,也想到了爸爸,本來想等到父親節再分享思念爸爸的文章,剛好在父親的忌日就發表出來了,這對她來說,也特別不容易,過往不會談爸女關係,這次也在社群上,透過回憶,讓大家認識父親,對岳啟儒來說,他就是我的爸爸,不是繼父、養父,對她就如親生父親一樣,她說,「父親就是我的父親。」

自立自強 想要的自己爭取

現在談起爸爸,岳啟儒有好多話想說,但她也說,青春期的時候有青春期的問題,她很注重友誼,常常想要往外跑,心沒有在家中,爸爸是軍人管很嚴,中學叛逆期,犯錯爸爸會打,中學時,岳啟儒回憶,已經長得比爸爸高,爸爸拿竹片要打下時,她一把抓住,對爸爸說,「爸,我已經14歲,您不可以再這樣對我。」她說,當時爸爸很生氣,嘴上嘟噥了一下,後來就沒再打過她了。

小一喪父,接著進入新家庭,岳啟儒的課業從來沒有讓家人煩惱過,一路唸北一女、台大,考上台大時,爸爸很生氣,因為爸爸最希望她念的是「師專」,當時當唸師範學院不用學費,爸爸想要她念師專,這輩子也就放心了。

岳啟儒說,那一年爸爸60歲,胃癌剛開完刀也想要退休,知道爸爸的心思,她也爭氣,她對爸爸說,自己的學費、生活費都自己繳,於是爸爸放心退休,她也扛起自己的決定,「到台大唸書,也開始對自己的生活負責。」

岳啟儒說,爸爸對她的升學有想法,這也不是第一次了,高中的時候,爸爸要她去高職學會計,結果聯考放榜,郵差打開信封沿路喊,「四號四號四號北一女。」原來沒報考爸爸期望她去念的職業學校,而填了高中,當時整條街都來給她跟家人恭喜,爸爸這才打消讓她去學一技之長的念頭,接著就是期望她去念師專、師大,去當老師,爸爸認為,公務員比較有保障。

但不管爸爸怎麼想,對於學習,岳啟儒自小不讓家人煩心,自然人生出路,也自有想法,儘管爸爸的苦心,她能明白,但喜歡唸書的她,自有想法。

岳啟儒笑說,可能因為在北一女學習,學風開放,把腦子訓練比較左派,她一點都不想當老師,因為老師在她心中很有框架,沒想到後來沒當成真正學院的老師,倒是開了線上學校,也親自授課,也算是圓了爸爸的夢。

一場記者會 燃起公關夢

岳啟儒說,現在想爸爸,很想很想,回憶起,高中時期拚命往外跑,跟家人相處時間少,22歲開始正職工作後,才開始跟爸爸又有話聊。

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在「非營利組織做募款專案」,很多中文系去出版社工作,她大學打工就在出版社,她不喜歡,所以在做募款專案時,被派去幫忙做記者會,才了解原來有公關這職業,她笑說,早知對傳媒這麼有興趣,當年應該要念傳播系。

在這份工作期間,岳啟儒看到這個公關這個世界了,讓她認知到,她好想好想做公關工作,可是工作不好找,沒有相關經驗很難被錄用,後來到電影公司做文案企劃,其中協助的一部電影是導演王家衛執導的《春光乍洩》,這部片在坎城得獎,她全程參與宣傳,也因此有機會跟當時的people雜誌合作,更因這部片的合作接觸到樺舍公關,也就有了人脈資源。她憑著人脈跟這次影展宣傳的資歷,正式拿下公關這個頭銜,一路做公關的工作。

開始工作後,一路工作都沒停,岳啟儒當時小孩一歲多,她決心給自己放假,下定決心離職,過程中無聊就接案,那段期間,她帶著一本發票接案打零工,那年,爸爸70多歲肺癌複發,離職那年,她陪爸爸走完最後一段路,包括陪著去醫院,她覺得這是冥冥中注定,當公關絕對不可能這麼有時間可以陪爸爸,那年的離職,讓她有更多時間陪伴爸爸,她很珍惜這段與父親共處的時光。

創業的起點 來自父親的祝福

爸爸過世後,岳啟儒決定創業,31歲就自己當老闆,爸爸頭7那天,她接到大案子,成為創業第一桶金,當時就這麼接下來了,她才發現,原來公關案子不只能養活自己,也能養起一間公司,她覺得是爸爸擔心她,幫她送來一個案子讓她有機會開始。

仲誼公關開始了,一路接案,迄今是頂級精品、珠寶、時尚品牌指定御用,也是業界具規模的公關公司,岳啟儒在2017年成立時尚媒體平台「Wazaiii 」;2020年籌備的「哇哉上課 Wazaiii Class」則在2021年正式登入市場,每堂課都是她精選,要她選出3個,她說,沒辦法選只能3個,但可以推薦大家從自己需要的項目著手,投資理財、文字力、職場生活學,都是她覺得必備的技能。

岳啟儒:從父親身上學習到瀟灑

如果用一個詞彙形容父親,岳啟儒說,就是「非常瀟灑」,爸爸不會被框架綁住,或是說覺得一定要這樣就怎樣,爸爸生活上很瀟灑地應對,小時候,岳啟儒聽見別人說爸爸是老芋頭,她很生氣回家跟父親說,爸爸反而笑著跟她說,「妳不會笑他『小地瓜』喔。」父女倆這才笑開懷,她說爸爸總是俐落的處理事情,做事簡潔有力。

岳啟儒覺得自己跟爸爸個性比較像,個性很「勇敢」,沒有特別害怕的事,像個男漢子,媽媽則是個性比較糾結,她說跟自己比較不一樣,媽媽很傳統,想很多。

愛情觀:知道自己要什麼才能找到「對」的人

不管是學習、事業,岳啟儒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愛情也是,遇到老公後,發現他就是一個什麼都支持她的人,因為老公是馬來西亞僑生,若兩人不結婚,老公就得回馬來西亞,當時觀光簽證兩個月飛一次很辛苦,為此,兩人很快決定畢業後結婚。

那年她22歲,岳啟儒飛到馬來西亞,兩人登記結婚,爸爸在電話中問岳啟儒想清楚了嗎?她說想清楚了,爸爸說,那就好,同意了這門婚事。

爸爸想要她辦婚禮,媽媽也期望要風光把女兒嫁掉,岳啟儒跟家人商量好一年後補請婚宴,她還記得當時帥氣的說,「那就直接飯店集合,大家吃頓飯!」等岳啟儒看到妹妹結婚時,六輛車,婚禮禮儀做好做滿,岳啟儒說,妹妹就是家中的小甜心,一定會滿足爸媽的期待,直到她看到妹妹拜別父母,爸爸流淚哽咽時,她這才覺得,好心疼爸爸,也有點怪自己那時候太瀟灑,沒有尊重爸爸的想法,那是一位父親想送女兒出嫁的心意,這才明白原來儀式感也很重要。

她建議,要找對象,不論男女,都要了解自己個性,「對的人就是思考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適合你,不了解自己,自然會找到不適合的人。」要了解自己,不要覺得可以改變對方,不要委屈。

惡魔老闆:把標準做到超越

稱自己為惡魔老闆的岳啟儒,從小公關一路到稱霸市場,她覺得成就的關鍵細節就是「自我要求很高,公司給的標準不高,我會做到超越標準,每個案子都會開檢討會,也會提供很多員工訓練。」從小規模時就很注重員工內訓,現在每年會拍時尚大片、員工旅遊樣樣不少。

想要當公關?她建議,就「勇敢」就去做,心理素質夠強健才能繼續做,還得扛著家人的責難,公關要加班,要犧牲很多生活,周遭很多人會反對,要有堅定的心。

岳啟儒成立「Wazaiii」時尚觀點平台,會繼續讓時尚進行廣義的演繹,下個階段會做整合行銷,把它當作全傳播的事業體,「哇哉上課 Wazaiii Class」新課程也陸續推出,不只有惡魔老闆的課程,接下來也有花藝美學生活課程,每堂課都得經過嚴謹的企劃才推出。

同時是公關公司惡魔老闆,也是「Wazaiii」、「哇哉上課 Wazaiii Class」創辦人岳啟儒,還有主持PODCAST節目「我愛上班」,更是知名網紅的經紀人,她說,想做就要有決心,時間當然會被犧牲,人就只有24小時,增進效率外就是要用對的人,心態上要很靈活,讓自己更彈性,她也堅信,父親教會她的瀟灑,是她一生受用的勇氣來源。

圖取自Cindy IG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