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癌友故事

癌友故事|23歲青春正甜,罹癌的紫晴說,我要試著喜歡現在自己。

去年開放投稿後,收到紫晴寫來的生命故事,數千字的文字,寫著她治療的來時歷歷,23歲的她,在完成碩士畢業後,正準備要開始踏入職場,想不到畢業沒幾天就確診罹癌,剛結束課程就接著進入抗癌生活,這樣的日子持續了1年多,陸續完成化療、手術、放療、雙標靶療程,持續施打停經針與口服藥物。

寫完碩士論文拿到學位,本該是要邁向職場展開新生人生,可是就在那幾天,紫晴老覺得右邊乳房有抽痛、悶痛的感覺,加上摸到硬塊,本來不太在意。想說過幾天看會不會自己消失,但心中始終有疙瘩。

她等了1個禮拜,硬塊沒有消失,紫晴就到鄰近的醫院掛乳房外科門診,到了診間跟醫生描述了自己的狀況,照了超音波真的發現在右側乳房有一個0.9公分的硬塊,看了超音波的樣子,醫生建議再進一步做乳房攝影檢查,她坦言,「這時候心裡有點惴惴不安,但還是默默祈禱檢查結果出來是良性的腫瘤。」

在做乳房攝影檢查的紫晴想著,乳房攝影建議檢測的年紀是40歲以上,「我今年才23歲為什麼需要做這個檢查呢?」才23歲為什麼就要面對這些呢?接著,紫晴進一步做了腫瘤切片手術,這是她第二次進入手術房,跟之前進行巧克力囊腫切除手術一樣,手術房很冷裡頭還有音樂,護士請她先躺好並幫她夾上測試心電圖的機器,並開始準備在她身上蓋上綠色的布,手指的麻度分散了她對手術的恐懼,她描述採樣的時候很像是在身上訂訂書針的感覺,會有點大力的壓在身上一下。

回診看報告當天,紫晴從醫生口中聽到乳癌這兩個字時,她的腦袋一片空白,「我還這麼年輕怎麼會確診癌症,原本以為自己只是單純的乳房纖維囊腫,沒想到是癌症,而且我才剛碩士畢業沒多久,正要開始工作實現自己的夢想,怎麼會被迫按下暫停鍵呢?」

確定要化療之後,身體被植入一個人工血管,紫晴說,這個手術可以自行選擇要局部麻醉或是全身麻醉,一開始醫生開的單子上是開全身麻醉,後來到麻醉科做麻醉諮詢麻醉醫師說可以局部麻醉,思考風險性之後決定局部麻醉就好。

她回憶起那天,跟往常一樣覺得手術房很冷,執刀的醫師進來,告訴她要開始了,施打麻醉針後她就聽到機械的聲音,還聞到了燒焦的味道。後來醫生告訴她,原本預計要放置人工血管的血管太細了,必須再重新找一條較粗的血管來放置。

她聽到要重新再一次,真的心情很緊張,還好後來一切順利,一切就定位後,她才覺察到,「人工血管正式的入住我的身體了,成為日常的小幫手。」她說,她都這麼暱稱人工血管是小幫手。

第一次化療並不順利,打到第二包化療藥物時,小紅莓機器就開始不聽話了,通常機器叫很大聲可能是藥品打完或是管路有空氣,護士處理幾次後,機器又開始大聲,大家急著幫忙,後來換了新管線,施打的過程她都不敢睡覺,深怕下一秒機器又大叫了起來。

剛打完化療藥物身體還沒有太大的感覺,到了第三天的早上醒來就覺得人很不舒服,她不舒服蹲在地上大爆哭告訴媽媽不想要治療了,紫晴說,這是她一次體會到副作用的可怕,剛打完藥回來的前幾天整個人就像被打趴了一樣,很沒有力氣嘴巴還一直散發出濃濃的藥水味,真的能體會為什麼有的人會不想要接受化療了。

打完藥的一個禮拜後回診看白血球的狀況還有照超音波的大小,白血球還在及格範圍內可是醫生覺得腫瘤似乎變大了,說打第二次之後如果還是沒有顯著的縮小就要把後續的藥品拉到前面來施打,聽到這個心情又更沉了。

在就醫過程,還歷經了辛苦換醫院過程,因為在第一間醫院感覺到灰心,決定諮詢第二間醫院,新醫院的醫生看了從外院帶去的資料後,說明確實應該化療沒錯,也協助掛下午的血液腫瘤科,到了下午到血腫科報到跟醫生詳細聊過後,決定要換醫院治療,藥物也要加打到標靶組合,等於一切重新開始。

到了新醫院一切都要重新適應,這裡有專門的成人化療區,打完就可以回家,能夠有專門打藥的地方比較好,也不用擔心會去影響其他病人,她發現新醫院的機器不像前醫院會一直叫,這個真的好太多了,那個聲音讓她很恐懼。

成人化療區很大,但是需要化療的人也很多,常常都要等床位,可以聽到各種癌友間的辛酸,像是聽到一個伯伯打藥回去還要趕著回去接孫子。看來,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段辛酸血淚及無奈的地方。

開始治療前知道副作用之一是掉頭髮,看到相同的病友都建議先去把頭髮剃光,但她想讓頭髮自然掉落不去直接剃光,想要慢一點面對自己即將變成光頭的樣子,直到有一天,當她摘下日常配戴的毛帽看著鏡子裡幾乎快光頭的自己,她想起,自己的厚馬尾曾經是自己的招牌LOOK,而今變成光頭,甚至眉毛都掉光了。

原來人可以有這麼多不同的樣子,紫晴等情緒平靜後,安慰自己這樣的狀態是暫時的,等治療結束頭髮會再長回來的,現在的樣子不也是一部分的自己嗎?她對自己說,「我要試著喜歡現在自己。雖然一時之間很難去調適自己現在的光頭面貌,但我會努力去喜歡現在的自己,因為我是努力對抗疾病的勇士。

還沒生病以前的思想都是為了要證明自己的能力,為了要爭一口氣為了要證明自己的能力也可以完成很多事情,每天汲汲營營的奔波都是為了要向外界證明些什麼,但是自從生病之後紫晴開始思考,「如果這個疾病是人人都害怕的,那麼是不是每得到的一天生命都是一項非常感恩的事情,每天都要好好珍惜好好思考自己能夠為了這個世界這個社會完成什麼事情,現在則是思考自己可以為了這個社會帶來什麼,為這個社會留下有意義的事情。

因為有拿淋巴的關係,所以右手一直都覺得緊緊的,上臂的部分也常常會覺得很緊,但基本上的日常都還是可以自己完成。但有時候拿東西還是會感覺到手臂使不上力,但還是不至於會對生活造成太大的困擾。

紫晴回憶起這一年治療,如果當時候沒有敏銳的摸到硬塊,不曉得現在會變成什麼樣的狀況,雖然生病真的是一件令人很討厭的事情,但至少很感恩的是盡早發現盡早治療,雖然在第一間醫院治療的感受很差,醫生也讓人覺得很灰心,後來轉院治療,遇到了外科醫生、血腫醫生、個案管理師,都是她在治療的過程當中的貴人。

現在回想起這些經歷真的覺得非常辛苦,紫晴說,自己現在的生活就是保持閱讀、保持寫作,也試著去關心跟自己一樣在面對乳癌的病友,心態上也轉變了不少,一開始真的會自怨自艾,但如果人生當中註定會有這一課那麼就努力去完成。

有時候或許還是會感到戒慎惶恐,很怕自己的身體不曉得還會不會有什麼毛病或是狀況,但是她也明白多想是無用的,只能夠好好的把握每一天,並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好好地完成,也把自己的情緒照顧好,不要再讓自己的情緒陷入太多的悲傷,以及去在意太多不重要的人事物,活在當下。

她也鼓勵跟她一樣曾經低潮的病友們,「罹癌讓人傷心跟錯愕,但在這一趟治療的過程當中獲得什麼,才是現在必須去重視的,休息這麼長一段時間,也讓我機會可以回顧自己以前的人生態度,還有生活型態。

雖然偶爾還是會有負面情緒來襲以及非常疲累的時刻,但她相信一切都會雨過天晴。」

抗癌日記全記錄 30歲的禮物:謝謝癌症,讓我更勇敢

(30歲的禮物網路現在僅販售電子版,如需購買紙本請洽粉絲團)

生活中我們所需要的勇氣 我可以不勇敢:但我有面對脆弱的勇氣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