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心理 oops│戲劇

台劇| 從心理學看《火神的眼淚》,消防員的熱血跟血淚教我們事。

台劇《火神的眼淚》從消防員的角度直接探討他們面臨的種種困境,像是理盲而濫情的民眾、家庭、性別歧視,甚至是心理層面問題,在社會議題、生死命題、官官相護,非專業領導專業上都透過劇情跟角色,讓我們在看劇的同時也能反思。

《火神的眼淚》林柏宏飾演的張志遠: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林柏宏飾演的張志遠,在 《火神的眼淚》一開場,就到失火公寓救下老婦人,他說出他的信念:「就算再痛苦,只要她想活下去,我們都應該要救她!」對方年事已高、救出後也將面臨癱瘓困境,她的女兒錢小姐哭喊著救出母親,可是最後也是她的女兒哭罵著,「為什麼要救出我媽媽?」

失火後,失去公寓,照顧母親的重任也落在她身上,家人不願分攤照顧責任,致使她對消防員說出,「為什麼要把媽媽救出來?你們救人的時候有想過,他們有想要被你救活嗎?」錢小姐自殺的背後有很多原因,不只是老母親,還有家人沒辦法相互救助,致使她只能找代罪羔羊怪消防員。

錢小姐自殺後,張志遠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症狀加劇,小時候家中失火,哥哥在眼前喪命,加上家屬的責難,種種壓力加諸在自身,讓自己陷入生命與心理危機。

他不是沒有機會求救,只是他不知道怎麼開始,他只想要拿藥,解決「症狀」卻忽略了疾病的本質,看到最後一集,他對精神科醫生說,他還有一件事想說,他想要請醫生轉介諮商,那一幕真是令人流下眼淚。

心理:認識「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為什麼知道自己有狀況卻逃避就醫?透過張志遠的案例,可以看到要承認自己所見,跟承認事實的發生並不容易,在劇情中有愛人、隊員的鼓勵,才讓他有機會面對自己心裡的黑洞。

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人,常見的誘發創傷事件包含瀕臨死亡的威脅,例如綁架、兇殺、戰爭、災難、、虐待或性暴力、性侵等。有些不一定是直接發生在案主身上,有可能是親密友人、家人,讓案主感到恐慌,導致回憶、惡夢、嚴重焦慮,以及無法控制地想起創傷事件。 台灣發生的重大災難,像是921大地震、2021年太魯閣號列車出軌事故,直接的受害者、間接的受害者,甚至現場的救災人員都歷經心理創傷。

這將會是很漫長的治療之路,一開始可能不知道怎麼說,也害怕說出來,會重返那個恐怖的災難現場,致使產生更多徵狀,去掩蓋實際心理的疾病,像是失眠、憂慮、幻想等,我覺得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尋求專業心理協助,家人的陪伴跟支持也很重要。

劇中張志遠的隊友對他說,「消防員救人是天職,需要有好的身體、心理素質,可是一個消防員如果進了火災現場還需要被救,那是失職的消防員。」這句話如警語,讓他有勇氣面對自己,因為如果不面對,不只是他自己,他也會讓隊友身陷危險。

《火神的眼淚》伶陽CP:遺書的告別,讓悲傷有了出口

劉冠廷飾演充滿正義的「羚羊」林義陽,面對財團施壓、議員關說、上級壓力仍勇於開單,然而在官官相護下,他對娛樂城開出的違規單被吃單,娛樂城大火,財團對市場施壓要求要求消防高層對火場射水搶救財物,射水造成的爆燃導致火場爆炸,林義陽因種種失誤而喪命,看這部片才知道不能隨便射水,還是要相信專業啊。

陳庭妮飾演的徐子伶,直擊親密戰友跟戀人林義陽在火場喪命,心裡的受創可見一斑,意志消沈的她收到曾救過的孕婦,捎來新生命的喜悅,也收到林義陽寫的遺書,預先寫的遺書會在死後寄給對方,讀著字字句句林義陽寫的遺書,信中寫著,如果妳收到這封信代表我已經不在了,如果我因任務喪命,那妳不要難過,因為那是很帥的事情。

果然是戀愛啊,遺書都像是情書,劇中的子伶有機會收到遺書的告別,然而人生意外,多數是沒有機會告別的。

心理:關於悲傷關懷與悲傷陪伴

失落、哀傷諮商與治療也是心理領域的一塊,失落會引發一連串的情緒、生理、認知、行為「悲傷反應」,在哀悼悲傷的過程中,有的人會逐漸接受失落的事實、處理悲傷的痛苦,理解到逝者已逝,並且用自己的方式與之連結(像是遺物、照片、回憶等)。

反之,有的人則困在悲傷中難以自拔,產生慢性悲傷,天天哭、天天沈浸在悲傷中,或是過度的焦慮,甚至是透過別的疾病症狀展現自我的焦慮。

「我知道這件事有困難,但這是我想做的事。」—子伶

伶陽CP,透過遺書的告別,讓悲傷有了出口,可是人終究是回不來了,子伶收到遺書後,化悲傷為力量,訴請消防改革,可是林義陽的母親、家人呢?他們還在等社會的真相,跟公義,然而這些都換不回林義陽的生命了。

透過劇情我們看見一部分的悲傷,有了宣洩的出口,可是如果站在更高的地方去看劇情,需要被治療的豈止是愛人、家人,隊友也都心靈受創。而這樣的消防失事新聞,也會喚起曾經因消防喪生的家屬有同樣的悲傷經驗,而這些悲傷難以啟齒,因為快樂容易分享,而悲傷很難。

韓劇|《我是遺物整理師》:眼睛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只要你記得,就永遠不會消失。

《火神的眼淚》溫昇豪飾演邱漢成:陷入工作跟家庭的抉擇

溫昇豪飾演邱漢成,他跟隨爸爸的腳步成為消防員,因為外勤工作跟家人聚少離多,錯過陪伴妻子小穎生產,已錯過陪伴小孩的時間,妻子對他說,「我也是人,我也有需要你幫忙的時候!」希望他可以轉內勤,甚至希望他可以換工作。

「我們這工作是有意義的。它有時候不是只救一個人,而是救整個家庭!」–邱漢成

邱漢成很為難,但也為了家庭嘗試去別的公司,然而他在直銷公司並不快樂,他更喜歡救火工作,妻子小穎讓他在消防工作與家庭做出選擇,然而沒有一個選擇能成就這個家庭的圓滿,因為選擇了家庭,換了一個鬱鬱寡歡的工作,或是選擇了喜歡的工作卻怠慢另一半,看似是選擇,其實是希望對方放棄。

邱漢成的妻子小穎為了家庭,離開工作,面對自己的一再忍讓,丈夫始終沒有正面回應,甚至消極以待,她最後也忠於自己的選擇。

兩個單獨的個體組成婚姻後,在選擇中,成全對方還是成全自己都很難,也許都忠於自己,兩人就會走向分離,這時候也許就可以去做婚姻諮商,透過第三者的協調,釐清彼此期待或是調整,讓自己做出選擇,而不是幫對方做選擇。

最後議員說,大家已經忘記這場大火?民眾是健忘的,你還記得今年台灣的浩劫嗎?正在發生的疫情,讓我們焦慮,可是已經發生的難道就不存在了嗎?人們是假裝忘記,害是害怕想起來?如果不在事後反思、改進,那麼如何相信歷史不會有一天重演。

本文圖片取自火神的眼淚 官方粉絲團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