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旅行

朝聖之路朝聖者篇|萍水相逢的旅人,因為同樣的目標而有了連結。

朝聖之路沿途都會不停說「Buen Camino!」一路順風!就像在台灣爬山一樣,總會互道加油,不一樣的爬山是下山的人對上山的人喊加油,而朝聖之路是彼此交錯而過時互相打氣。

「Buen Camino!」是在西班牙必學的朝聖語言,意思就是朝聖之路一路順風。 老實說,我也唸得不太標準,我有逼迫民宿老闆示範,有空可以看看影片。

「Buen Camino!」真的是不容易,我都後面那句很大聲,前面那句含糊帶過,沿途就是不停說哈囉,嗨,反正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善意,這是一種共同的默契,就算什麼都不說,微笑也是全世界共同的友善語言。

 

可能因為是淡季,傳說中最多人的一百公里,並沒有想像中的熱鬧,每天來來去去的幾乎都是相似的面孔,最特別是搭火車上遇到的Maria,她做足了功課,是個虔誠的教徒,老公、女兒沒有一起來,她約了西班牙好朋友一起走朝聖之路。

她說自己是個律師,結婚後就轉做社會福利相關事業,老公也是律師,一家人住在溫莎城堡附近,怕我聽不懂,她解釋,「就是英國女王住的附近。」果然女王我就懂了,我馬上問她,女王真的不愛梅根王妃嗎?當時梅根剛好辦了奢華趴踢而飽受批判,這時Maria給我翻了一個白眼説,「當然,女王不愛鋪張的人。」說得好像是女王閨蜜般,充滿戲劇性,我們匆匆下車互相告別,也不知道會不會再相見。

果然在第三天路上相遇,互相給了一個擁抱,互道再見,當時我想,如果第三次見面就是有緣,再來搭訕對方要個臉書之類,果然,最後一天路上沒遇到,但在晚上吃飯時,竟然在同一間餐廳相遇,我們都在為自己走完朝聖之路歡慶。

真是神奇的緣份,老實說,除了Maria聊得很多,其他人都是匆匆相逢,更多是忙著趕路,無法聊上太多,但看到照片就會想起,啊是她、是他。

S__86622284

第一天遇到一群人請我幫忙拍合照,大家都講著拙劣的英文,但就是比手畫腳,國際通用語言就是微笑,還有付錢跟拍照,學會這三樣,再加上臉皮厚一點就無敵了。

S__86622258

這是我遇到最大陣仗的家庭組合了,我的天,本來已經往前走,又回頭問他們,「可以幫你們拍張照嗎?」我覺得這真的很值得紀錄,除了媽媽很會生,爸爸也不是蓋的,這家人基因很強大,多產之外,體能也是棒棒的。

 

再來值得一提的就是,路上遇到的唯一的台灣人Benny,他一個人走了900公里,除了從法國之路出發,他還加碼走到世界的盡頭,他在路上思考人生,一路上與第一天認識的土耳其女孩同行,並且和法國之路出發來自世界的朝聖者相約在終點碰面,只能說,旅人的承諾也是非常爛漫,回台灣後也約他進行採訪,之後會有他單獨的分享文。請密切關注發文動態。

S__86622242

還有下雨天遇到像哈利波特電影般出現的人們,不只有黑衣部隊,還有彩色的,想不到這年頭大家雨衣穿搭也是很講究,重點他們一群人很會苦中作樂,邊走邊唱歌,彷彿開露天演唱會,大媽一群人都很瘋,還有在路邊野餐,我明明超越他們,但後來吃飯相遇,我就覺得我完全輸給長輩,後來我檢討,我腿比較短,歐洲人腿是我的1.5倍,這是龜兔賽跑的故事,我是烏龜然後沒有超越兔子。

S__86622273

這幾個歐洲婦女是否看起來很愜意,他們跟我們行程幾乎一樣,每天都會碰見,微笑,第一天的微笑很尷尬,後來的微笑越來越熟悉,彷彿笑裡有千言萬語,好幾次覺得他們要開口聊天了,然後不知道為何又停止了,好幾次想要開口,我把千言萬語都留在微笑,只能說我們彼此的微笑,一天比一天還具深意。

好像互相觀察著對方,卻沒有人想要破壞這種平衡,除了微笑,真的就只有互道HOLA。

S__86622236

這對家人應該是虔誠的信徒,老奶奶打了一通電話後哭了,她好似禱告後,跟對方說,她正在朝聖之路,旁邊是她的兒子,奶奶一邊說話一邊哭,好激動,在那個當下有點揪心,可能她一輩子只有一個心願就是走上朝聖之路。

S__86622238

在這間店的人多數是來避雨的,門外是大雨,躲進來是一片寧靜,誰也不打擾誰,各自懷著各自的心事,在雨中躲進自己的世界。

朝聖之路上的人多少都帶著一點心事,一點傷心,一點迷惘而來,我們都希望能在箭頭的指引中找到出口,而真正的出口就在心中,情緒的宣洩,不論是心情的悲傷或身體的都讓人動容。

門口還有個奶奶,腳底長了水泡,遇上下雨,沒穿上一雙好鞋,用凡士林擦著腳底,露出懊惱的神情,也許他想著,這大雨何時會停?就算雨不停,我們也得繼續上路。

S__86622237

這個韓國人一個人,簡單的行囊,然後搭配一雙球鞋就上路,最後一天我超越了他,但因為上了一個廁所出來,就被反超越,只能說,一直被超越好像已經是我的朝聖日常。

韓國人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的很多,加上綜藝節目推播,來的人非常多,人數冠絕亞洲。

S__86622256

這對情侶與我同一天抵達終點,這腿是不是比我長很多?最後一天找不到換證書的地方,還是問他們才知道,其實我是故意問他們的,總覺得一起走這麼多天,最一天搭上一句話讓回憶圓滿。

除此之外,在換證處,那邊規定不能拍照,根據一個職業記者的專業應該是可以偷拍成功,但我沒拍,想說還是守規矩,心放得很鬆。

排隊換證遇到一個捲髮義大利女孩,穿著很龐克,看起來很做自己,走到終點,心情輕鬆自然也想搭上點話,奈何義大利人英文真的不太好,比手畫腳一番,才知道她從葡萄牙開始走,因為心心念念葡萄牙,問她一路走來如何?她說,她一直專注腳步趕路,根本無暇欣賞沿途風光。最後問到為何而來?她說為了死去的母親,為了媽媽走一段路。這時想問再多也無法,燈號標誌亮起,號碼是她,再來是我,我們得走進辦事處,換證。

也許在這條路上,從來就不用解釋太多,關於自己的悲傷,關於自己的心情,只需述說,想說的,或者什麼都不說,在回想起來,這段路平淡卻充滿能量。

 

火車上、咖啡廳、路上,發生了好多好多的小事,卻足以記得一輩子,還有很多旅途故事放在心中,留待日後有機會再慢慢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