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旅行 oops│每月專欄

7月|法國,有一種浪漫叫做巴黎。

#有一種浪漫叫做巴黎

最後一天巴黎_180713_0012

法國是在歐洲地圖上第一個認識的國家,總覺得這個誕生香奈兒、愛馬仕的地方,終有一天會到訪,然而卻這樣,從第一個想去,但不急著去,倒也過了好幾年。

寫了好多年的報導,總是寫著巴黎的女人如何優雅,法國的女人多美,然而卻一次未見,在去巴黎之前,我認識的巴黎女子,是從巴黎回來的海歸派,他們不情願回來,卻不得不回來,相較於我在紐約的朋友,認為回台灣是遲早的事,巴黎的朋友,總覺得能多留一天是一天。

往往都是命運的安排讓她們不得不歸來,像是老母親生病,或是要回台準備斷捨離一段感情,必須要處理的事,賴不掉、逃不了,這些浪跡在巴黎的女子,才肯歸來,然而一但歸來,她們倒也不急著再走,比起年輕時,急著想掙脫,在異鄉找到一個安身立命之處,流浪過的女子,倒也像個巴黎人,隨遇而安。

 

 

 

 

我心中的巴黎女人,有點傲氣,不總是像電影那般浪漫,然而身處在巴黎,我才發現,浪漫之都絕非虛名,人們對愛的表現,毫不吝惜,如果這時候愛你,就會說愛你,想跟你說早安,就說早安,想要親吻日光,就索性席地而坐。

巴黎人的愛情,跟bonjour一樣,都是日常。

在巴黎街上雖能感受浪漫氛圍,卻未見真正的巴黎女子,多數是來自世界各地尋找愛的旅人,離開巴黎到南法,走在鄉間小路上,甚或街角,會看見真正法國的傲氣,覺得法國女人的美,不是因為長得美,而是與生俱來的驕傲與自信。

甩開世俗的審美觀,美麗的女人自然是讓人回眸,然而就算是第二眼美女也讓人著迷,她們從未放棄過妝點自己,口紅、香水都隨身,身上的穿搭很耐看,沒有名牌堆砌,就是最適合自己的樣子,對他們來說,名品是妝點,不是身上的全部。

在法國遇到一個女人,談到她最愛的香氛,她從包包就拿出一罐50ml香水,她說這是媽媽的愛牌,她用過很多名牌香水,最後還是用了跟媽媽同款香調,法國女人有一種魅力,就是他們的性感不是只有對異性,對同性也毫不掩飾,全力施展魅力,舉手投足都很勾心。

 

 

 

以前的我總以為,法國就是名牌,不論是精品、彩妝,法國女人就像女人的標竿,直挺挺的讓人嚮往,然而就像一只名牌包,它也就只是一個包,意義是人給的,品牌的價值是人賦予的,覺得他是什麼就是什麼,巴黎的名牌店,就像便利商店一樣多,向世界的旅人招手。

然而歐洲的偷兒,也是出了名的強,幸好我已在奧地利領略過,在歐洲沒被偷過,別說來過歐洲,這是真的,被偷一回也是一種體驗,而我覺得,巴黎是一個充滿粉紅泡泡的地方,愛情在這裡變得好容易,每一天的巴黎都讓人動心。

特別是終於看到電影裡常見的巴黎鐵塔,遠遠的看就像是電桿不稀奇,直到看見整個鐵塔的全貌,映著蔚藍的天,總覺得在那個當下就能找到真愛,白天有白天的浪漫,夜晚的鐵塔亮起燈,午夜前的閃燈更是浪漫,在那個迷幻的當下,就像是灰姑娘的南瓜馬車,每個女人都會相信這是通往愛情的路。

 

 

 

最後補上我的臉書日記,做個紀念。

#巴黎充滿粉紅泡泡

朝聖了電影裡常出現的巴黎鐵塔,白天跟晚上都很迷人,特別是閃燈的時候,週遭的人們都在跳舞,舞動跟親吻好像是這個城市與生俱來的魔力,人們在草地上發懶,甚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談情,親吻日光也曬愛情。

巴黎真的是一個充滿粉紅泡泡的地方,買東西也可以順便調情,「因為妳的眼睛看著我笑,所以可以打折。」付錢差一點零錢,後面好心人也會傳錢來,就是那種電影會出現的情節,在巴黎都偶遇了,巴黎人的浪漫是骨子裡的,會讓人差點相信這就是愛情,但其實談情說愛跟說Bonjour Bonjour一樣,只是日常問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