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電影

電影|如果有了會飛的翅膀,那麼沒有腳又怎樣? 看完電影《 揮灑烈愛》(2002),瘋狂愛上芙烈達.卡蘿, 她的畫作,解放了她被身體束縛的靈魂,展現強悍的生命力。

墨西哥傳奇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1907年7月6日-1954年7月13日),她的人生痛苦而華麗,悲傷而堅強,想先從名言介紹開始,這些話多數出自她的日記《The Diary of Frida Kalho》。

 

 

  • 我把花畫下來,這樣它們就不會枯萎死亡了。
  • 我從不畫美夢與噩夢,我只畫屬於我的現實。
  • 我只知道因為我需要,所以我繪畫,而且我把任何閃過我腦袋中念頭的畫面,毫不猶豫地畫下來。
  • 我畫自己,因為我總是孤獨,而我最了解的事物便是自己。

除了關於畫畫的想法,芙烈達.卡蘿留下許多對生命的感悟。

frida-k1.jpg
芙烈達・卡蘿在創作裡縫補自己破碎的身體,她留下的最後一幅畫叫《生命萬歲》(右圖)。
  • 我愛你勝過於我愛我的肌膚,即使你不用相同的愛回應我也無妨,因為你總是會找到愛我的方式的,不是嗎?
  • 一天結束之際,我們發現我們可以承受得遠遠超過內心所想
  • 我沒有野心要成為任何人。
  • 我想只要一點一點地慢慢來,我的問題終究會解決,而我終究能生存下來。
  • 我曾經以為我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人,轉念一想,這世界上有那麼多人,一定有個誰像我一樣奇異且充滿缺陷,我們用相似的方式生活著。我簡直可以想像她,如同她想像著我。如果你正孤獨地閱讀、 如果你正在那兒,請相信我正在這裡,如此奇異地存活著,如你一般。

 

 

電影《揮灑烈愛》(2002年)演出墨西哥傳奇畫家芙烈達.卡蘿一生,她在6歲小兒麻痺,18歲(1925年9月18日)一場車禍,致使她一生與病痛共處、共生,公車扶手鐵棒成為利器,穿破她的身體,脊椎斷了3處、小兒麻痹的右腿有11處的粉碎性骨折、骨盆有3處碎裂,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處是完整的。

芙烈達.卡蘿破碎的身體,在手術中縫補再縫補,一生歷經超過30次的手術,那場意外導致她右腿截肢,身體留下許多後遺症,甚至無法生育,因此即便她穿上華服,甚至在畫中用了最鮮豔的顏色,都掩藏不住她從痛苦粹煉的生命力。

芙烈達.卡蘿
穿著紅絲絨的自畫像,首張自畫像,1926年。

芙烈達.卡蘿透過畫畫轉移身體的痛,而她自己就是畫中的主角,也是她描繪最多的自畫像,她說,「我畫自畫像,因為我常獨處,也因為我是我自己最了解的主題。」

 

 

 

(圖右,芙烈達.卡蘿和迪亞哥.利弗拉,1931年。)

芙烈達.卡蘿說過,「這一生中我遭遇了兩次令我痛苦的意外,一個是公車輾過身體的意外,另一個則是里維拉。」她的丈夫迪亞哥.利弗拉(Diego Rivera),是墨西哥著名壁畫家,也是共產主義擁護者。

他們的愛情,因迪亞哥的風流註定不幸,卻又相知相惜,伴隨著傷心,共度一生,婚後,迪亞哥不斷出軌,芙烈達不斷退讓,直至迪亞哥與親生妹妹發生關係,而分居,這也讓芙烈達傷心欲絕,甚至遠赴巴黎舉辦個展,但在另一個國度,卻發現,她愛迪亞哥勝過自己,迪亞哥卻提出離婚的要求,但後來又再度結婚,直至芙烈達逝世。在芙烈達畫作中,有大量的自畫像,還有很多她與迪亞哥,也許現實生活中,迪亞哥並不屬於她一個人,但在畫作中,能獨佔這份愛。

 

 

我的朋友M看完電影,恨透了迪亞哥,她認為,迪亞哥讓芙烈達.卡蘿的人生變得更不幸,然而我覺得,迪亞哥是世界上第一個懂得芙烈達的人,只是管不住風流,但風流是在愛情之前,是本性,是根深柢固的,所以說人不會變,如果愛上一個多情的人,那麼愛情的浪漫,注定不會一個人獨享。共享愛情,某種程度上也符合現在的共享經濟。

因為迪亞哥多情,芙烈達.卡蘿用情慾反擊,不論是對迪亞哥展現更多的女性魅力,她同時也對別的男人、女人,展現她的魅力,她沒有因為身體的傷痛,而掩蓋身為女人對性慾對愛的渴望,當然她會悲傷,但她從未讓自己一直停留在悲傷之中。

 

 

我覺得,芙烈達.卡蘿亦剛亦柔,其實很中性,也很前衛,唯有在迪亞哥身旁她是女人,其它時刻,我認為她超脫性別,命運對她的苦難,已讓她超脫性別的桎梏,而活出自己的樣子。白話來說,就是她很美,也很帥。

p70370799-12.jpg
破碎的脊柱,1944。

「破碎的脊柱」(1944)這幅畫,展現了芙烈達.卡蘿被病痛束縛的生命,她在最後日記寫上,「我希望死亡是愉快的,並且永不再來。」她一生過得太用力,太累了,世人都說她用畫作縫補自己的生命,但我認為縫補仍是疼痛的,而迪亞哥的存在就像是麻藥,讓她暫時忘卻病痛。

兩人儘管放縱自己的慾望,卻始終是彼此最好的愛人、朋友,最後畫作「生活萬歲」,切開的西瓜香甜,其中一片寫著「生活萬歲」(Viva La Vida,1954),世人讀芙烈達的人生,為她感到痛心,然而在她悲傷的人生宿命中,她卻留給世人無比的勇氣,她的故事既悲傷而有力量。

 

 

芙烈達.卡蘿真的是一位很迷人的傳奇女子,她把人生過得比很多人都要精彩,不論是面對身體的缺陷,或是面對愛情,這些苦難成就她的不凡,希望有機會走訪她的故居。

迪亞哥在芙烈達.卡蘿死後(1954年),把她所有的東西,包括義肢、衣服、珠寶等都鎖入一間廁所, 歷經50年後,才重新被世人發現,我看了照片覺得好悲傷,畫作傳遞的傷痕是經過顏料修飾的,而照片太真實,有點殘酷。

tristeza-frida

「如果我有了會飛的翅膀,那腳對我又有什麼用?」(Feet, what do I need you for when I have wings to fly ?)她的畫作,解放了她被疾病束縛的靈魂,如果會飛,沒有腳也無所謂。

備註:圖取自網路,若有錯誤請不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