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媒體報導

OPENBOOK|對談》不勇敢,沒關係:臨床心理師南琦與作家吳娮翎陪你說說話。

「疾病是心靈痛苦創造出來的結果。」醫師許添盛曾這樣說。然而,無論生理或心理,疾病也可能成為一道裂縫,讓人有機會直視生命幽暗之處。本次專訪邀請到精神科臨床心理師南琦,以及勵志作家吳娮翎,聊聊疾病在帶來痛苦之餘,如何轉化為一份生命的禮物。

OPENBOOK|對談》不勇敢,沒關係:臨床心理師南琦與作家吳娮翎陪你說說話。

母親與自己先後罹癌

「妳媽癌末,妳不知道嗎?」六年前,南琦久咳不癒的母親到醫院檢查,醫生一句疑問是莫大打擊,彷彿也直指衝突不斷的母女關係。身為專業的臨床心理師,南琦有大把個案的故事可分享,但意外的,她選擇先從自己談起。

半年內,換成南琦自己檢查出罹患乳癌,疾病引發恐懼,帶給南琦有別以往的感受。對於生活的每一刻更敏銳、感受度愈強。肉身歷經的生命體驗,南琦也運用在晤談諮商中。她提到,很多人罹患疾病之後,總是自問「是不是我做了什麼錯事?」,急於追尋永遠難解的原因;另一方面又充滿預期性的擔心,「未來」像個輪廓模糊的怪物,壓得人心神不寧。南琦引導他們將眼光放在此刻,「我會問,如果你現在生病了,日子要怎麼過?」未來太遠,過去已逝。不因不果,人生是沒有答案,也要活下去。

有掙扎,就有救

最勇敢的時候,就是生病那段時期,吳娮翎在新書《我可以不勇敢》中自述。30歲那年,她罹患乳癌,反覆的治療過程,迫使她一次次面對自己的脆弱,接受有時不勇敢的事實。

她也曾相信偏方,很快地又回到正規醫療的軌道,「偏方可以填補患者心中的空洞,但那個勇氣是外求的,而不是自己的。」

因為持續在粉絲專頁分享心路歷程,吳娮翎時常接到癌友或情緒不佳的粉絲來信,詢問該如何與她一樣勇敢,她說:「真正的正能量應該是你知道自己要什麼,然後繼續往前走。」

外表亮麗、總是笑臉迎人的吳娮翎,時常被質疑「你真的有生病嗎?」或許人們都渴望在他人身上看見脆弱的痕跡,「妳都不擔心復發嗎?」成為她常被問的問題,她不假思索笑答:「我很忙耶!」歷經疾病考驗,她將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曾經羸弱的身體長出豐滿自信。

自己究竟ok不ok?恐怕沒人衡量得準。南琦說,最多的仍是在兩者之間掙扎的人,「很多人活在自己的形象和謊言裡,但是有掙扎,就有救。」

兩隻眼睛,一隻向前看,一隻往內探。南琦分享道,晤談時她經常運用「正念」協助個案,「正念不等於正向,『正』是『直視』,面對自己的脆弱與優缺點。」坦承自己的不完美,即是一種勇氣。然而,工作、家庭、情感……有太多事情可以痲痹轉瞬即逝的勇敢,願意承認自己需要協助,接下來才有自救的可能。

現實的殘忍才磨出存活的本事

萬物皆有縫隙,方能讓光照進。南琦多次參與癌友的團體治療,碰過許多不曾被愛,甚至沒有家人扶持的個案。疾病若是生命的裂縫,往內探去必有光的存在。

04 最下圖 - 1.jpg但是我有想說的話

從前是個好好小姐,渴望獲得所有人的認同,吳娮翎形容現在的自己「正在慢慢長出稜角」,開始學會拒絕別人。「生病讓我看見人情冷暖啊!」吳娮翎開玩笑說著,語氣沒有太多怨怪,她認真解釋:「以前會有『我對你好,為什麼你不對我好』的想法,生病過後會想多留時間給自己休息,也比較清楚哪些關係是真正想要的。」

疾病成為吳娮翎梳理處世態度的開關,與其當個老是受傷的乖乖牌,不如當個讓自己快活的bitch,誠如她書中的提問,「人生中誰沒當過bitch?」溫良恭儉讓,幾人能徹底落實而不感委屈,倘若命運之前我們總是無能又疲於當聖人,至少還能為自己保留一點個性,哪怕未必那麼圓融。

身處媒體業,吳娮翎將自己抗癌的經歷,書寫並分享出來,並有意識地做自我品牌經營,多數人都在社會化過程中磨去稜角,但她認為表現個性,讓自己迷人,才能展現品牌的的獨特性。

有趣的是,訪談過程中,南琦與吳娮翎都認為彼此特質是天秤的兩端。吳娮翎積極做社群經營,鼓勵更多癌友;已經出版了二十餘本書的南琦,卻常被朋友稱為低調達人,她效仿喜歡的作家村上春樹,維持固定的寫作習慣,她說:「你不認識我沒關係,但是我有想說的話。」

筆耕不輟的她們,通過品牌經營或心理治療專業,聆聽,並訴說不同的故事。

採訪原文:OPENBOOK|對談》不勇敢,沒關係:臨床心理師南琦與作家吳娮翎陪你說說話。

採訪撰文:陳默安

攝影:桑衫學

我可以不勇敢:但我有面對脆弱的勇氣

想找人說說話:與臨床心理師的話療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