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媒體報導

聯合報│我可以不勇敢,但有面對脆弱的勇氣。

承認自己沒那麼勇敢,其實是一件很誠實、對自己負責的事……

25396087_2194142563944630_5366436761183163129_n

關鍵必須在於自己

人生有太多值得脆弱的時刻,社會化與生活,讓人變得膽小,不敢夢想,也不敢冒險。這世界上有很多制約,傳統的束縛,根深柢固。面對內心的自我,有時候要對自己坦白都很困難,多數時候,我們選擇讓自己暫時好過的方式,那就是逃避。

身在職場、人際困境當中,除了宣洩情緒,更多時候是悶著,把情緒擺在心裡,以大局為重。朋友N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職場苦幹實幹,升遷加薪好康總輪不到她,反而老闆有重要任務都會交辦給她,N倒也樂在其中。只是,同事們往往因為眼紅,逮到機會就在老闆面前煽風點火,讓她覺得委屈。當委屈慢慢變成眼淚,有一天,她對我說:「我要離職了,我好痛苦,為什麼我幫同事的忙,他們卻一直捅我刀?真的是真心換絕情。」

以前遇到這種朋友客訴職場不公,我會先給對方一個拍拍,搭配安慰與傾聽,這是好友基本公式;絕對不要批評對方,不然朋友會翻臉,因為對方就是想念一下來抒壓。但現在我除了盡到朋友的責任與義務外,還會給對方建議,試著表達自己的想法。

對方總是請你幫忙,你真的想幫忙嗎?還是你的幫忙是有底線的,你的底線有讓對方知道嗎?還是單純的「我對你好,你以後對我好」,這種天真浪漫的一廂情願?老實說,付出是建立在雙方都有同理心上,如果一方根本沒有心,那做再多都會被視為理所當然,絕對不會被記在感恩簿上。

離職是一種選擇,可關鍵必須在於自己,而不是別人。很多時候,面臨人生每個選擇的同時,就是且戰且走,見機行事,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走到了今天。但若問我後不後悔,老實說,我也不想再重來一次,就覺得還是得往前走,人生好像沒有特別想抹掉的記憶--抹掉了那個當下,就沒有後來的自己。

聯合報副刊(D3)20171220
特別感謝聯合報編輯,圖翻攝報紙。

沒有一定要勇敢

很多時候,我們會懷疑自己、覺得害怕:會不會這樣做是錯的?會不會離開舒適圈就會後悔?太多顧忌使得我們裹足不前,然而勇氣往往都是逼出來的,雖然不想面對,或是不願面對,但人生總是要往前走。當承認自己的脆弱、告訴自己擁有不勇敢的權利,反而會從內在孕生出面對生活的勇氣。應該是覺得不用再那麼ㄍㄧㄥ了吧!因而能夠平心靜氣、用更澄澈的目光,面對周遭狗屁倒灶的鳥事。

脆弱與勇氣是相輔相成的,承認自己沒那麼勇敢,其實是一件很誠實、對自己負責的事。這種脫生於脆弱的勇氣,就是一種告訴自己「反正就這樣了,再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堅強。

裹足不前的時候,就問問自己會不會後悔?如果覺得會後悔,就去試一試,人生很短,沒有時間一等再等,有時候,等得久了,連自己都覺得乏了。

出第一本書的時候,也曾想過:「我可以嗎?」直至現在第二本書,仍問著:「我可以嗎?」反覆問自己,我能不能做到我想要的,我的人生足以感動他人嗎?答案是肯定的,每日粉絲團捎來的信,還有巧遇讀者,迎來他們的熱情擁抱,都給了我許多力量。

不知道為什麼,在自己身上看見脆弱、不足,在別人眼中,我卻是這麼勇敢、堅強。我沒有故作堅強,只是我想問,為什麼我總對自己這麼嚴格?我沒有一定要勇敢,只是試著用最真實的感受力,去面對、不逃避生活帶來的種種情緒。後來才發現,原來這樣還不錯,多了解自己、多愛自己一些,才能夠繼續把人生推著往前。而此時回看過往,那些曾經有過的擔憂、顧忌,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

所以,想換工作的、想分手的,只要你夠理解自己,就動身去做吧!有時候先離開的人才需要更多勇氣,雖然不見得是對的決定,但應該都是當下讓自己好過的選擇。

●摘自麥田出版《我可以不勇敢》

聯合報│【生活進行式】我可以不勇敢,但有面對脆弱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