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電影

電影|《血觀音》吳可熙演活棠寧,她象徵棠家僅存的愛,她的人生如血,鮮明到讓人心驚,沒有棠寧,棠家永生無愛。

文:克萊兒

23456197_135507727104598_2833830753565190001_o
棠府一家三個女人,各自心思各自精采,圖取自官網。

如果要我給《血觀音》這部電影一個形容詞,那大概會是「細思極恐」。 其實整部片,我最喜歡的是棠寧的角色。 她沒有入圍金馬,在我心裡是遺珠之憾。

血觀音是一部很有趣的片,故事情節錯綜複雜,當中的片片段段我們可能或多或少會覺得似曾相識,一開始會以為有點類似藍色蜘蛛網、花系列、社會新聞的複合體。這樣說好像這是一部狗血片,但劇情和棠家的三個女人撐起了完全不同的一片天。

只能說導演很厲害。 近兩個小時的片長,必須非常專心、非常專心、非常專心,不然會不小心錯過了演員的演技和導演埋的線索。那些線索輕的像是漂浮的蛛絲,誰的輕描淡寫、一句醉言醉語或飄然的一個眼神。 卻讓人細思極恐。

電影宣傳說是台版甄環傳,我覺得不完全是。甄環是被逼得不得不處心積慮的算計,但是血觀音的棠家是一開始就各有慾望,為權、為錢,但也有為愛。 坦白說,我覺得也許女性觀眾,比導演更能心領神會某些女人極為細膩、複雜、又反覆無常、相互矛盾的心理。吳可熙飾演的棠寧是我印象最深、最喜歡的一個角色,吳可熙完全讓這個角色活起來,我想不出比她更合適的演員。

都說收放自如最困難,也許收比放更難。

吳可熙演出的棠寧,放肆又放縱的個性底下有一百種複雜而壓抑的「收」 , 既為她為雙重的身分,也為她求而不得的母愛;為她不得不為的惡,又為她仍然無法拋棄的良心。

棠寧
棠寧的放肆又放縱底下壓抑了無法言說的複雜心緒,因愛而生怨、所求不得苦,圖取自官網。
「狠過一回,才能看淡一些事。」這樣說的棠夫人,對自己狠,對女兒更狠;在對自己狠過之後,對女兒還有甚麼狠不下心的呢?親情母愛不過也是能看淡的「一些事」。

棠夫人說,棠寧是「公主命,丫鬟身」,但把公主當成丫鬟用的,不也正是棠夫人。

棠寧癱在地板上說,「我是不是只是你的名牌包?讓你帶著到處展示?用舊了就換一個新的?」看到棠寧酒醉後忍不住的問話,我想,當然不是,棠寧不是是用於「展示」的名牌包,也是棠夫人可以「出借」來換取利益的名牌包;「用」舊了,當然要換新的。

23631959_138030510185653_4787463116991963450_o
眾人只知棠家姊妹花,卻不知姊妹花不是真姊妹,圖取自官網。

一開始不知道為什麼棠寧對文淇飾演的棠真角色,態度微妙,以為是有點叛逆的姐姐對妹妹當乖小孩的看不慣和不屑;但是又會纏著妹妹陪自己一同去買顏料,詢問的當中帶著某種說不出的、一點點卑微的乞求;關鍵的時候把妹妹看得比自己更重。

「妳好厲害啊,把我的女兒都變成我妹妹了。」棠寧的話炸得人頭昏腦脹。名牌包用舊了要換新,但新的名牌包怎麼是說有就有的呢?要哪裡來呢?

棠真是棠夫人培養的接班人,忍不住讓人想,棠寧懷棠真是意外嗎?或者那只是一個遲早會發生的「意外」。

「我是為妳好。」棠夫人回棠寧的那句話。 舊的名牌包如果有女兒,價值就低了;而在新的名牌包可以用之前,舊的就還不能捨棄。

我是為妳好。多好用、多萬用的說詞啊!棠夫人對棠寧未必完全沒有愛,只是在棠夫人為兩個「女兒」裁製新衣,帶著一點彷若的憐惜拍著棠寧,當中的「愛」有多少是真心,有多少為利用、有多少為安撫還不能丟棄的舊名牌,只有棠夫人才知道。

也許,棠寧也知道,可是她還是想要愛,來自母親的、來自女兒的,有慾望就有弱點,有弱點就會被利用。也許在還小的時候、棠夫人還沒「狠過一回」的時候,棠寧曾經感受過來自母親的愛,純粹的。所以比起自小就被後期棠夫人教導的棠真,棠寧更加放不下過去曾擁有的愛。

gallery-1511778151-2
棠寧的婊,是因為愛,圖取自官網。
棠寧像是曾經看過光的人,比起從未見過光的棠真,棠寧更加的無法接受永恆的黑暗;因此就算在黑暗中跌得遍體鱗傷,也想要找到曾經見過的光、不願相信世界已經沒有光。

有時我想,棠寧或許到後來有一種「眾人皆醉我獨醒,那麼我還是裝著跟眾人一般醉吧!」的心態。因為清醒太寂寞、清醒太痛苦、清醒太絕望。然而裝的醉終究不是真的醉。從偽裝中被良心和恐懼叫醒,兜頭被潑了一盆冷水,冷酷的現實殘忍地逼得人無處可逃,最終只能粉身碎骨。

棠寧是棠家僅存的良心,是一抹鮮麗到讓人心驚的色彩,沒有她,就襯不出棠夫人和棠真闇色中隱藏的血。但棠家終究不是可以容納她這樣色彩的地方。電影片尾,「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你看不到愛的未來。」棠寧象徵的愛,隨著她的死亡,無愛的棠家,富貴百年而無愛,才是真正的咒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