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癌友故事

病友故事│我跟憂鬱症交往10年,這些日子,我仍相信自己值得被溫柔對待。

文:Travis

我們會很常聽到有人說得了憂鬱症,但確切是否是憂鬱症需要醫生判斷,最常讓人分不清的大概是「憂鬱狀態」跟「憂鬱症」,兩者感覺相近但天差地遠,今天想跟大家聊聊我是如何跟「憂鬱症」的自己相處。

我跟憂鬱症已經交往至少十年了,比人生短;比愛情長,當得到憂鬱症後第一件事情,請盡量讓自己有病識感!許多人會因為個性堅強或是不服輸,而不願意吃藥控制,或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生病。但其實這就像是感冒,你只是內心在流鼻水,吃藥控制一下就好,不吃到時變肺炎怎得了。基本的憂鬱症藥物必須服用至少兩週才會有效果,初接觸的病友千萬不要覺得吃一天後就有效,請盡量服用兩週再確認是否有效,若沒有顯著效果再與醫生討論。與憂鬱症相處最基本的功課就是吃藥,基本防護網沒有架開,其他內心調適會更難處理。

不管是憂鬱症或是憂鬱情緒,大家一定有過不好的情緒不停湧出的感覺,憂鬱思想不僅是讓心情變差,這也是在不停凌遲自己的心,一定要盡力保護好心的安全。

憂鬱症的病況有很多種,有經常處於低壓狀態,也有平常沒事一碰爆炸的類型,所以擁有病識感以及了解症狀是很重要的事,知道該如何避免讓自己惡化,知道該如何好好對待自己。如果今天很不幸的,情緒炸彈引爆了,陷入不斷自責甚至是輕生念頭的流沙當中,請記得告訴自己,我要冷靜,冷靜兩個字其實貫穿了整個如何與憂鬱症相處中,因為當掉入情緒流沙當中,任何人任何事都不會進入耳中!也不要覺得家人或是愛人的呼喚有用,這是少數情況,大多數人只希望可以結束痛苦,所以如果有旁人在,請旁人注意行為不要逾矩;如果只有自己一人,請盡量等待從情緒流沙中脫出。

我覺得,人生實難,活著比死還難過,但是我仍願意再一次相信世界,相信自己值得被溫柔對待,相信自己值得被愛,相信自己這一切會改善。

在徐嘉澤的《窺》序中曾經寫道:「青春,像結繩記事,在繩上我們打了個重要標記的結,那個結是戀愛、那個結是傷害、那個結是悔恨、那個結是甜蜜,滿滿的青春繩上我們打了許多大小不一的記憶和情感之結。如果,我們耐心的結繩;如果,我們靜靜的等待。或許下一個我們編的記憶之結是快樂的,或許下一個我們記的青春之事是愉快的。」

雖然我們可能如他所說青春,或是離他所說的青春很遠,但我希望的是,透過這段話來能誠摯與看著這篇文章的你說:「只要我們能再拿出一點點地勇氣,靜靜地,耐心地,等,或許我們下一個結會是快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