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癌友故事

癌友故事|莉亞,我的生命是一場戰鬥,用刺青烙印我的30歲。

oopsWu:一開始問莉亞,想來寫她的故事,莉亞說,記憶已經有點模模糊糊,她翻出以前寫的日記,看著來時歷歷,娓娓道來。這篇文章透過她的日記,還有我對她的印象寫下,我問莉亞能不能提供一張照片,她傳給我刺青照片說,「看著妳寫下了30歲的禮物,我也要給自己一個禮物,在身上刺青『Life’s a struggle』,因為我的生命就像是一場戰鬥。」

S__13557777
《30歲的禮物》P172

以下,我將分享莉亞平凡而不凡的人生的故事,從第一人稱的書寫,讓大家更貼近她,對了,莉亞也是我的國中同學,因為抗癌,我們在人生轉了幾個彎後,又再度重逢,成為戰友,好友。

IMG_7953

我的罹癌人生,跟別人很不一樣,它有一個名字,叫做「柏哲氏病」(MammaryPaget’sDisease),這是一種乳癌病變,乳頭和乳暈會出現紅腫等情况,病徵似溼疹。

  1. 2014年12月確診乳癌
  2. 2015年1月開刀
  3. 2015年1到5月化療共6次
  4. 2015年1月到2016年1月標靶藥物
  5. 2015年6到7月的23次放射線治療
  • 乳癌,柏哲氏病

2014年夏天,我發現我乳頭開始莫名破皮又癒合,就這樣反覆破皮,先找了某醫院乳房外科檢查,剛好當天傷口癒合,因此當時醫生觸診後並沒有警覺到異常,我就回家了。後來我又去皮膚科檢查,想說會不會是溼疹?情況一直沒改善,11月再度找了外科做超音波、乳房攝影,最後切片檢查,同年12月,醫生宣判我得了乳癌。

每個癌症病人當下都會想著:為什麼是我? 腦袋開始胡亂的轉著,開刀會不會花很多錢啊? 但沒有多餘的時間哀傷,你不知道癌細胞每一分每一秒會長得多大,身上好像有顆不定時炸彈需要速戰速決,上網查了很多間醫院之後,第二天就殺去關渡和信醫院求診,看了醫生專業的分析狀況,突然覺得很安心,那就在這開刀治療吧,也很迅速的決定要全切但先不要重建。

我想快快開刀結束這一切,可能那時候我已經認命了。

開刀到現在兩年半了,只有當下開完刀看到蜈蚣疤的傷口很難過,後來早就慢慢淡忘了,說真的開刀並不痛苦,真正折磨我心智的是化療,當初個管師跟我說,「如果妳是我妹妹,我一定希望妳化療,這樣可以更保障妳未來,不要因為怕復發而擔心害怕。」 聽到他這樣說,覺得六次點滴聽起來還好,好像醫美打美白針那樣,事實證明事情沒有憨人想的那麼簡單,我那時候還有上班,每天回家就是累癱在床上,我過著品質很差的生活,我覺得這樣就是地獄了,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這箇中的滋味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

最後半年六次的化療總算撐過去了。 還有放療等著我。每天都要去醫院放療23次,還記得有一次放療結束,離開醫院在關渡大橋下出車禍,那次超崩潰,機車發不動,突然又下起傾盆大雨,我一路哭著回家分不清楚淚水還是雨水。天公伯是不是在捉弄我? 好不容易化療放療結束,還有剩下的標靶藥物要打,然後這樣就一年多過去了。

還記得所有療程結束那天回診,醫生說:「恭喜畢業了,之後定期檢查追蹤就好。」人工血管拆除手術那天,我簡直開心到只差沒在醫院大廳跳支現代舞,身上麻藥也還沒退,一路跳著下去批價離院,回家的路途中也是一路笑著回家,不小心還會笑出銀鈴般的聲音來。 但是當我回到家,媽媽說你回來了,之後不用去了嗎? 我突然意識到,對耶我療程結束了耶,我這一年來是怎麼過的,好像做夢一樣,然後我就崩潰大哭,對結束了!終於結束了。其實療程以來我很少哭,當下的哭是一種壓力的釋放,我覺得我好像解脫了。

  • 我的生命是一場戰鬥

生病那年28歲,整個療程加起來說長不長,但也一年多,老實說,有點疲倦,在治療後,在30歲生日那年,我決定給自己一個30歲的禮物。30歲是什麼呢?30歲是一個人生分水嶺,可以好好思考人生,你們人生有追求什麼嗎?嫁給一個好老公,還是喜歡在事業上也不輸男人的成就感,我只想要一個很平凡的生活而已。

得癌症之後好像打醒了自己生活上很多事情,有時候這條路走不下去了,那就換一條吧!為什麼要執著?我們都可以在不妨礙、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自由的做自己」,總之我跑去刺青了,這句英文Life’s a struggle(生命是一場戰鬥),我突然覺得我也是生命小鬥士了。

13493693_1352985871385051_430102154_o

  • 阿嬤哭了,我安慰阿嬤不要哭

阿嬤看到我光頭的樣子哭著說,「為什麼我好好一個孫女變這樣?」我安慰她,這是治療的後遺症,以後頭髮會慢慢長回來,阿嬤就比較寬心了。

我從來沒有跟朋友隱瞞我生病的事情,因為我覺得我沒有做什麼壞事,是病魔找上了我,其他人會覺得矮鵝你得癌症好可憐喔,因為他們不了解,不了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一開始我真的走不出來,我連戴著假髮也不願意出門,現在我可以自在的走入人群。對我得了癌症,但我可以戰勝它,不要害怕看醫生,一定要健康檢查,還要保險。

  • 兩年半後決定重建,我的胸部回來了

說真的重不重建看個人,但是當朋友說,去海邊 、去游泳,我都沒辦法克服這件事,有一次好友當伴娘,伴娘服是平口長洋裝,我不怕禮服滑下來,我只怕滑下來大家看到那個傷疤。誠實說,我還是有障礙,我已經很久沒穿鋼圈內衣了,只能穿運動內衣。

一開始沒有馬上重建,在兩年半後,經過許多諮詢,考量費用、醫師,最後選擇用果凍矽膠,消失兩年半的胸部,也終於回來了。

  • 隔壁阿姨的故事,心酸酸也暖暖的

我都是定期在和信醫院做治療,這次雙人房隔壁阿姨是從新竹北上開刀,她說,她就是不要讓親戚朋友知道她生病,所以才跑上來台北治療。掉髮後,她也很沒有自信,一直躲在家裡,連去菜市場也是匆匆回家。

她說,她早就知道得了乳癌,但是一直害怕不肯接受治療,直到皮膚開始潰爛,被老公逼著治療,因為癌細胞轉移,所以先做化療才開刀。開始掉髮後,在浴室洗頭,把水龍頭開到最大,放聲大哭,但還是被她老公聽到,兩人後來抱頭痛哭。

她化療這半年來,把自己封閉起來,這是第一次敞開心胸跟別人聊自己得了癌症,看她跟我們聊得很開心,我也很高興,我鼓勵阿姨,「治療很順利唷,追蹤出來轉移到肝臟其他地方的癌細胞都看不到了,所以這次開刀後續作預防性化療應該就沒事了。」

第二天早上他要去開刀的時候,我一直跟她說不要害怕,其實開刀真的不痛,只是在恢復室那邊的記憶我已經忘記了,我還提醒她老公,貴重物品一定要帶在身上,醫院是開放空間。結果,她老公手指著她說,「最貴重就是她了。」

有一個負責任的老公真好,聽完覺得甜滋滋,這也是在我的故事之外,我想分享的暖心插曲。

莉亞部落格  莉亞不會變身

閱讀更多癌友故事  

2019年莉亞的新刺青「Que Sera Sera」,西班牙文,意思是人生多變化、世事難預料,一切順其自然。

1563244323418.jpg

 

 

 

%d 位部落客按了讚: